第一女生最新章节第五章-2免费在线阅读
三围小说网
三围小说网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综合其它 幽默笑话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文学 红尘艳遇 丹药大亨 至尊无赖 最强房东 废弃王妃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官路迢迢 极品白领 醉卧沙场 步步生莲 艳福难挡 小兵传奇 铁血军魂 盗墓笔记 星际流氓 杨家将传 玄天邪尊 校园疑案 抗战悍将 重铸官梯
三围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第一女生  作者:蒋方舟 书号:12946  时间:2015年5月19日  字数:9300 
( ← ) 上一章   第五章-2    下一章 ( 没有了 )
  背后忽然有人靠近,轻轻地喊:"兽医?"

  木欣欣听出是万遂的声音,惊得手一松,量筒咚咚地沉到鱼缸的水底。万遂走到木欣欣身旁专心逗鱼,她紧张地在衣服上蹭蹭手,笑道:"我知道这身白大褂不好看。"

  万遂冷不丁地扭头正视她,问道:"可是比舞会的那身礼服好看是吗?"

  木欣欣知道‮头摇‬点头都是错,所以拒不回答,而是把袖子挽到手肘,转身搬了一张凳子放在鱼缸旁边,站在凳子上准备捞量筒。

  万遂并没有注意她这一系列的动作,依旧只盯着鱼缸,问道:"这鱼是哪儿来的?"

  木欣欣说:"有一天我进实验室的时候,正好看到生物老师要把它们解剖做实验,我赶紧拦下来,说要把它们收养起来,其实我也知道,不是它们俩也会是别的鱼…"

  "它们原来是一个水域里的吗?"万遂打断她。

  木欣欣又接了一量筒的水倒进去,说:"不是,一个生活在深水,一个在浅水,我没想到它们现在会生活得这么好。"

  万遂说:"你想都不敢,当然想不到。"

  木欣欣觉得万遂今天句句话都带着挑衅,她皱了皱眉终究没有反驳,因为她总觉得欠下万遂不知什么。她半个‮子身‬都快伸进鱼缸里,却始终碰不到量筒。

  万遂问道:"你是否记得,舞会之前我曾经说过会等你?"

  木欣欣硬起心肠,装出竭力回忆的样子,然后抱歉地说道:"实在是记不得了。"

  万遂说:"我来是告诉你,我不会等你了。"

  木欣欣闻言低下头注视着万遂,却发现他脸上没什么凄苦的神情,而挂着让人略显不安的美丽而恍惚的微笑,她不得不承认,万遂看上去十分…快乐。

  万遂道:"爱情一律分成三部分,你的一份,我的一份,我们共享的还有一份。现在,在三份中,我得到了自己的一份,我们共享的一份。三分之二已经让我得到足,我不再强求你的那一份了。"

  万遂脸上还是茫茫的微笑,从她的角度看过去,两尾鱼刚好从他脸上游弋过,万遂第一次抬起眼睛看着木欣欣,脸上既幸福又疼惜。

  木欣欣忽然‮悦愉‬地叫了一声"啊",万遂惊喜地看着她,以为轮到了木欣欣诉衷情的时间,只见她漉漉的手里拿着一个量筒,笑着说:"找到了。"万遂便不再期待和留恋,转身离开。

  木欣欣无力地叫住他:"不要走,这节的实验课要考试,你逃不掉的。"

  "你再往这边坐一点。你把试管放那么远,我根本不能观察试验现象。"

  木欣欣看了一眼万遂,没有动,娴熟地往试管里添加试剂。

  万遂继续低声道:"你再往我这边坐一点,你看看,我们两个之间能放一整套家庭影院。"

  木欣欣无助地看着他,小小声地,恳切地低声道:"真的不能再近了。"

  木欣欣其实和万遂一样,也拥有着爱情的三分之二,当他们俩靠近,她害怕两个三分之二无法遏制地合并同类项。

  万遂气呼呼地把木欣欣的凳子往自己这边一拖,木欣欣吓得松手摔了试管,粉红色的试剂在一片雪白中立刻热热烫烫,眼看着就要滴下桌子,木欣欣慌乱之中在口袋里摸索,触到一块松软,那块用来包作弊选票的手帕她一直随身带着。访问

  万遂看到木欣欣掏出的手帕,一怔,他要说的话被别人说了:

  "木欣欣!万遂的手帕怎么在你这儿?"

  有女生在木欣欣身后尖声叫道。

  木欣欣看着手中这块虾子青的手帕,沾上了试剂后变得鲜辣。她没有看万遂,而是回头定定地问那个女生:"这是万遂的?"

  那女生说:"是啊,万遂每天带的手帕,我们后援会都有人拍照和发布在网站上。万遂少爷!你自己来看这是不是一百七十一号?"

  万遂和木欣欣一对视,两人都有一些手足无措。木欣欣愣愣地说:"原来是你给我选票作的弊!"然后她仿佛突然醒了一样,凄厉地带着哭腔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

  万遂苦恼地挠挠头:"那我说了,你不许又诬赖我蠢笨。我想帮助你成为校长。"

  木欣欣说道:"你不是应该帮助殷悦人吗?"

  万遂开心地说:"你终于有点吃醋的表示了,那我就有胆子继续往下说了。请问,我的择偶标准是什么?"

  他打一个响指,后面一排人整齐划一地响亮回答道:"只追求学校里最出风头的女生。"

  万遂说道:"我想把你变成学校里最出风头的女生,这样我才有接近你的理由。"

  木欣欣想了一会儿,尝试着理解他异于常人、不合情理的逻辑思考方式。就像她每次做很难的数学题目一样,快要导出计算结果时,她也会像现在这样心跳得厉害,脸上漾着一点红晕,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结果。她又严谨地验算了一遍,决定得出的答案准确无误了,可以盖上一个印章"此式成立,证明完毕"。

  万遂从别人那里抢了一张椅子,坐在木欣欣旁边,把她神情的变化看得清清楚楚。

  木欣欣隔了一会儿对万遂说:"其实,你不需要什么理由的。"说完,把冰凉滑腻的手搭在万遂的手背上。

  万遂惊喜,柔声说:"我问你…"

  木欣欣屏住呼吸,做好了点头的准备,万遂问道:"我问你,你有没有听过艄公的故事?"

  木欣欣打了一个冷战,深怕万遂接下来会轻快温柔地说:"小朋友,今天我们来讲艄公的故事,很久很久以前…"

  万遂看到木欣欣出恐怖的表情,笑道:"没有听过也没关系,因为我不是艄公,我甚至不会摆渡。我自己就是被一个人摆渡过来的。"

  木欣欣诧异:对于一个刚刚宣布自己丧失一项生存技能,又承认自己欠人恩情的人来说,他笑得也太过灿烂耀眼了吧?但是他太过开心,木欣欣也不跟着笑起来。

  木欣欣先觉出两人这样过分傻气,木欣欣稍微咳嗽了一下,挣脱开了手,把手绢还给万遂,奚落他:"你当自己是幼儿园的小朋友啊,喜气洋洋地在前别个手绢揩鼻涕揩眼泪。"

  万遂争辩:"是我们家管家,她每天在我上学的时候偷偷摸摸到我的口袋里。"

  木欣欣好像也没听见,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竟然险些笑出声来。过了一会儿,她突然问道:"喂!你不会还有一个心形的吊坠里面放着我的照片吧?"

  万遂愣道:"当然没有。"

  木欣欣抚着口,说道:"那就好,否则就太麻了。"

  万遂点点头,说:"那确实。快上课了,我回座位了。"

  转过身,万遂从子口袋里掏出一个金质的心形吊坠,弹开表壳,里面镶嵌着木欣欣的照片——就是她的竞选海报上凶神恶煞的那张。他看着又不自觉地出微笑。以后要是木欣欣问起,他就只好骗她说是用来驱鬼的。

  连笑和梁泽并排坐在后台的木质长椅上,前面不远处的红幕还没有拉开。

  连笑对梁泽说:"好像不久前开家长会,还是你劝我不要紧张,现在同一个位置,换我劝你了。"

  梁泽冷声说道:"我没有紧张。"

  连笑一下子被噎住,吭哧了好半天才说:"我想也是。你对当校长准备得这么久了,一个简单的新旧校长交接仪式应该难不倒你,你又不像我…"

  她专门给梁泽留了个空当让他来反驳,结果他没有反应。

  连笑好容易提起兴致,再度开口:"你母亲今天要是来了,看到你肯定会觉得自豪的。"

  梁泽冷笑一声,说:"我妈妈在外地旅游,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和我联系了。"

  连笑诧异地看着他,觉得梁泽好像变了一个人。

  两人很久都没有说话,听到红幕后面传来人声,学生们逐渐入场了。

  梁泽忽然开口:"我要谢谢你。"

  连笑不耐烦地说:"我说过多少遍了,能当校长你凭的是自己的能力,你应该感谢自己。"

  梁泽说:"我不是感谢你推荐我当校长这件事。我要谢谢你,帮我把沐垂赶出了学校。"

  连笑震惊地转头看他,梁泽眯着眼睛看着前方。

  连笑问:"你是什么意思?"

  梁泽缓缓地开头:"在暗中与你、与学校作对的人一直是我,你一点感觉也没有吗?我的直觉好像比你准一些,我感觉到你会把沐垂赶出学校。"他出白森森的牙齿笑了。

  连笑像是被击中,不知道血从什么地方出来,伤口有多少,一下子还不觉得痛,只蓦然地判断哪一才是致命的。

  她低声说:"我早该知道是你。"

  梁泽面有得意,道:"你一辈子都不可能猜到是我。"

  "原来是你砸碎了沐垂的电脑。你一直掩饰得很好,只有那几子把你那‮实真‬面目全打了出来。"

  连笑其实早就没了说话的力气,她用力抓住口硬撑着,直视梁泽的眼睛一字一句定定地说道:"恐惧,妒忌,自卑。"

  梁泽看着她,脸色渐渐变了,说道:"你全说错了。"

  他逐渐捏紧了放在膝头的拳头,当他蓄积了足够的力量,连笑以为他会打她一拳的时候,梁泽忽然捏细了嗓子,幽幽地说道:"泽,你又错了,如果你哥哥在的话,应该让他做一遍给你看。"

  他在模仿他母亲——校长的声音。正是因为太像了,才让人骨悚然。

  他又恢复了正常的声音:"我永远都比不过那个她得不到的儿子。就算我为她卧冰求鲤,她也会看着鲤鱼叹息:"如果你哥哥在身边多好,他钓上来的鲤鱼会大一些。""

  连笑不知哪来的气力,拽着他的衣领把他拎起来,说:"你母亲不是这样的人。你是疯了。"

  梁泽笑道:"她才疯了。好多年前,她想领回沐垂,但是被那个家庭拒绝了。她那时哭着问我:"我的儿子呢?"我从那时起就知道,她的儿子只有一个。每当她看着我的眼睛的时候,我就知道她在找她的儿子。你不相信吗?你不相信吗?"

  他转过身,用尽力气把长椅踢得飞出去,椅子打在后台的铁皮墙壁上,发出轰天震地的响声,但回声却尖溜溜得撕裂人的神经。

  连笑抱着臂站着,冷眼看着梁泽说:"我现在相信了,因为你一辈子都比不上沐垂。"

  梁泽没有被怒,反而又换上了他那一副标志的谦卑微笑:"我知道我比不上,不用你裁判,我自己乖乖地认输。但是他不该连这所学校都要跟我争。你知道是谁帮沐垂报名参加学生校长的竞选吗?是我的母亲,她要他继承这所学校。他凭什么?学校大大小小的活动都是我筹办的,他却从来没有出过电脑室。这样的命运你能接受吗?"

  他声音越来越大,几乎是对连笑吼着。

  广播里一直在播着一首快的歌曲,略显轻佻的喜悦盖住了他们的声音,却与他们无关。

  梁泽又说:"但是,你看现在,学校终于还是我的了,真是善恶有报。"梁泽看看表,说,"新旧校长交接的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走,我们该一起上台了。"

  连笑一动不动,梁泽走上前拉着连笑的臂膀往红幕前拖,却发现她的‮体身‬僵硬冰凉得厉害,于是说:"你不上台也没关系,我自己宣布就职。"

  他站在红幕前,回头看连笑:"我以为你会扑上来阻止我?"

  连笑面无表情地摇‮头摇‬,说:"你去当校长吧。沐垂已经被我赶出了学校,我阻拦你也挽回不了。"

  大幕打开,梁泽面笑容地走出去,连笑发现,他的背头一次没有那么驼了。

  会场响起了热情的掌声和笑声。

  梁泽潇洒地示意大家安静下来,脸上出庄重的神色:"那么,作为格兰高中新任的学生校长,我宣布——"

  这时,礼堂的大门忽然被推开,一道寒光割破了室内的一片温的荔枝红。一个人从走道直跑到舞台上,他附在梁泽耳边说了什么,梁泽踉踉跄跄地下了舞台往外跑,被地毯绊了一跤,他还没完全站起身就躬着‮子身‬跑着,夺门而出。

  连笑从后台跑了出来,拉住那个刚刚和梁泽说话的人,问道:"你刚刚跟他说了什么?"

  那人说道:"校长死了。"

  "校长知道自己染上重症之后,便恢复了选举学生校长的传统,然后到国外就医去了。她走得很安详,很平静。在生命最后的几个月里,她瞒着自己不断恶化的病症,就连至亲也没告诉…"

  还在一天之前,这里到处都是鹅黄暗红的彩带,大红色的横幅"新一届学生校长就职";现在这里全是素白,像是似水流年把曾经的喜庆辉煌洗褪了

  副校长一身全黑的西装站在舞台‮央中‬,他是学校里唯一知道校长病情的人,校长通过他来了解学校里发生的事情。副校长此时声音是嘶哑的,继续说道:"校长的骨灰将按照她的吩咐撒入大海,她曾经嘱咐同学们不要过多地怀念。"

  副校长哽咽着不能说话,背过身去擦拭着眼泪。

  这时,灯光全部熄灭了,每个同学手上拿着一个透明盏,里面盛着蜡烛炯炯地发着光。烛光闪动,影子从每个同学的脸上掠过,看起来就像肌在动,提醒着生者还活着。

  一朝出门去,归来夜未央。

  连笑黑衣黑裙站在副校长身后。这个位置本来是应该留给新任校长的,但是梁泽已赶往国外见他妈妈最后一面去了。

  佩戴着白花的同学沉默着出了礼堂。原本转晴的天,又开始了,寒风凛冽,因为悲伤而更加的冷,大家都加快了步伐。

  连笑和副校长走在最后面。连笑说:""格兰高中一游"这个活动积累了不少额外收入,这钱我想在学校里建个东西怀念校长。"

  副校长说:"那就假山吧,放在湖‮央中‬就好了,但那就不能太高太重…"

  连笑说:"我想的是人工泉,更有活力一些。"

  人工泉在上水之前只是一块竖立的一层楼高的黑色花岗石。上水之后,花岗岩上半部分向四面八方出水线,到底盘里再进行循环。连笑喜欢这种黑,黑得不混沌,像是云破了天裂了出里面的瓤的颜色,这才叫黑不隆冬。

  连笑是远远地被水细密的声音吸引过来的,这会儿,这儿只有她一个人。泉水周围纷纷扬扬地漂着水星子,连笑不敢走得太近,可她看着怎么那么不对劲,花岗石像长了一个肿瘤。再仔细看,原来那是一个人站在石板旁边,因为也穿着黑色,所以看着像和黑花岗石合二为一了。

  连笑看着那人的背影,想喊他小心地滑,忽然哽咽住了,一步步地走近,头上肩上溅上了水滴子,但她走到那人身后才止步。他回头,连笑霎时鼻酸:

  "沐垂!"

  沐垂一身的黑,同周围的浅白之间——和连笑第一次见到他一样——有圈淡淡的气体,模糊了黑白界。水向四周扬起白色的鬃,纷扬在沐垂头顶,他像站在雾里一样。

  连笑看到了沐垂的笑容,她最怕他这样笑,可他又总是这样笑,像是看穿世事无爱无嗔,烟雨任平生天凉好个秋的样子,他认了他的命。可是是什么命?旁人不知道,更没份参与。

  连笑忽然觉得他很陌生,像属于一个隔世的故事,不住往后退了一步,客气地问:"这些日子,你都到哪里去了?"

  沐垂微笑道:"我去了一间顶尖的研究所,现在是"AIDS"优秀人才。"

  连笑这才找回了熟悉和亲切,说:"我知道是AI人工智能啦,那一直是你的梦想吧?"

  对面的人却沉默着,对沐垂来说,没有什么事是只能梦只能想的。

  连笑感叹道:"又是这样,我说的明明不对,你却不反驳我,让自己承担莫须有的罪名,让全校同学都冤枉你。你是想让我一辈子没有赎罪的机会吗?"

  沐垂蹲下来,‮摸抚‬着花岗岩底盘上的刻字。上面刻着校长的名字和生卒年,两边各刻着一个小小的太阳——代表她的两个儿子。

  他淡然地说:"你对我无须赎什么罪。我对我的母亲,才是永远不能赎罪。她一定对我失望至极。"

  水雾包围的世界清晰明净,万物都像重漆过一样鲜,连笑一眼就认清了闯进来的面目。

  "她终于得到你的原谅了。"

  梁泽不知何时进来了,他对着沐垂说。他又瘦了一点,憔悴狼狈了许多,眼睛红肿得很大。

  连笑看到他,冲上去要和他较量,手腕却被沐垂紧紧地拉住。

  连笑不服气,伸长了脖子朝梁泽大声嚷道:

  "你竟然还敢过来?思想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然后对沐垂说,"就是他,一直陷害你,一直到你被我赶出学校。你快去和他单挑。"

  梁泽冷笑一声,挑衅地看着他,沐垂面孔毫无表情,因为一点倦怠而让五官更加舒展。梁泽日本来扎好马步前来应战,看到对手没有发招的意思,反而有点慌。

  沐垂转过头看着梁泽,神色温柔而凄怆,用倾诉的语气说道:"我以为她能活到耄耋,以为我们的命运会捆绑纠几十年,以为还会有很多丰富奇趣的情节,没想到这样就完了,世界的结束原来不是轰然一声…"

  "而是一阵呜咽。"梁泽轻声接道,他又静默了,精神逐渐松弛下来,只有嘴角不断颤动,像是一小束神经还无法控制。梁泽说道,"我妈妈,嗯,我们的妈妈对你一直很愧疚,她给了我一个好的出生,没有给你;她给了我一个富足的家庭,没有给你。所以你才永远胜过我,也不过是这。"

  他梗着脖子做出倨傲的样子,泪水不住地从脸上滑下。他终于明白了母亲,可代价却可怕。

  梁泽到底还是决定了,他对沐垂说:"格兰高中以后的校长是你,我再不会与你争了。"

  梁泽手上本来攥着一颗光滑的卵石,他这会子把它向水池子掷去,卵石拉出一道细长的光,撞着池壁发出凉薄的一声响,造成丝丝涟漪。梁泽低着头看卵石黑滟滟的影子,别人也无法看到他的表情。

  连笑由衷地高兴,想站在屋顶上大声宣告这个消息,想把沐垂抛向空中高呼万岁,她转头准备祝贺沐垂,她望进他的眼里,却望不到一点喜悦的光。直到这一刻,电光火石间,连笑才一星半点地懂得了沐垂

  她笑容淡了下来,自言自语道:"我们休想用格兰高中困住他。"

  只有沐垂听见了,他不动声地松开拉着连笑的手,挑眉道:"梁泽,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你不是格兰高中的法定继承人吗?而且刚刚当选新任校长啊。"

  梁泽死死地盯着他,好像随时都可能迸发出一阵京剧老生式的大笑,他说道:"我和你争得肝胆俱裂,结果你根本就不想当校长!而且,你也不怪我陷害你…"

  他声音越来越低,忽然,梁泽惨叫道:"你利用了我!其实你根本的目的就是想离开格兰高中,又一直找不到借口…这是你设下的局!"

  连笑喝道:"梁泽,不许说!你已经是校长了,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红口白牙诬陷人!你先去副校长那里商量着把未完的就职典礼办完吧…"

  她就这样补了一个简朴的交接仪式,感觉就像清洁女工琐碎的班。这样也好,也许她不知何时还会卷土重来。

  她再回头时,沐垂已经走远了——他又恢复了她第一次在报纸上看到他的模样。

  在一个凄冷的雷雨之夕,沐垂曾躲在一个避雨,温暖让他曾想在这儿栖身一辈子。雨过天晴他才发现它虽然温暖但狭小,它仍然适合他吗?当然不!于是,只有走出来,继续寻觅。

  连笑朝着他大声喊:

  "垂上人!"

  沐垂诧异地回头,连笑恭恭敬敬地朝他作揖一拜,笑眯眯地说:

  "后会有期。"

  新一届"全国第一高中生"又要开始评选了,格兰高中的候选人将在三人中选其一。他们就是:连笑、木欣欣、梁泽。 Www.3wXs.CC
( ← ) 上一章   第一女生   下一章 ( 没有了 )
正在发育地底三万尺燕子伤心咖啡店之中国人史纲皇后之死柏杨曰异域(历史)丑陋的中国人帝王之死你不是一个俗
三围综合其它推荐榜为您提供由蒋方舟最新创作的免费综合其它《第一女生》第五章-2及第一女生最新章节第五章-2在线阅读,《第一女生(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综合其它排行榜,请关注三围小说网(www.sswwxs.com)